2023年10月27日,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發布了《關于促進金融租賃公司規范經營和合規管理的通知》里提到,要優化租賃業務結構,加大對租賃細分行業領域的研發投入,緊緊圍繞企業新購設備資產融資需求,逐步提升直接租賃業務能力。

  監管的態度很明確,《通知》旨在引導金融租賃轉型,服務實體經濟。這幾年許多金租積極響應監管號召。在提高直租比例上不遺余力,但過度內卷之下卻讓金租與商租都愈做愈累,利率愈來愈低,風險卻愈來愈高。還以為是實體經濟不好,影響到直租不良率。

  事實上,直租風險截截升高的對比之下,翻閱租賃公司或是商業銀行的公開資料,我們會發現不管是回租非標或是銀行信貸對制造業的投放,風險居然顯的可控。這是為什么呢?

  大部份的金租在下沉時,自恃挾著低廉資金,一心想著想要用利潤換規模與不良率。習慣像以前投放基建相關業務,喜歡量大管飽的業務。那這不就是廠商租賃。

 廠商租賃的客戶其實不是承租人,是廠商。融資租賃要滿足的不是承租人的需求,而是廠商的需求。而廠商要的是促銷,在內卷之下,不只是原來直租的產品設計與風控邏輯被破壞了,最糟的是租賃公司沒有選擇客戶的權利。不管是好客戶、壞客戶, 只要是廠商推來的客戶, 都只能含淚吞了。

  但為什么回租非標沒事?

  今年內外經濟情勢嚴峻復雜,中小微大量聚集在制造業里,大部份都跟出口有直接或間接的關系。很多人以為在地緣政治影響下,出口肯定不好吧,但翻開出口數據卻意外發現今年出口數據還挺好的,不只超越了19-20年,下半年更有逐漸有超越去年歐美疫情后報復性消費需求的趨勢。

  出口居然回穩,這是為什么呢?

  筆者之前提過,出口的結構改變了。歐美的單少了,但第三世界的單多了。中國制造又重新在世界火熱了起來,隨便在網路上搜尋中國采購,怎么買電話卡,怎么用支付寶,都有一堆詳細教程。中國制造挾著全世界最完整的產業鏈,重新找到了賣家。當然利潤跟歐美不能比,但量大管飽是沒問題的。

  加上新能源相關產品發力,今年出口歐洲的新能源車翻了一翻又翻了一翻,而且以高價車為主。樹大招風引起了歐盟的反補貼調查。觀察今年出口結構會發現機電相關產品占了近60%,這是歷史上以來從來沒有過的。

  但相對的,有些產業鏈外移了,別說外資了,咱們自己的企業也不斷的在制造業外移,銷歐美的,體積大的重量重的,直接去墨西哥設廠,現在墨西哥的廠房用地被中國廠家擠的都沒地可買了。

  這些外移的廠家需不需要融資租賃服務? 需要的。他們通常不是把整個生產制程往外移,國內通常還會保留一部份核心制造或是設計接單,同樣需要資金。但他們需要更加彈性的金融服務。需要金融機構跟上腳步。

  還有跨境電商火熱,雖然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實施了關稅壁壘,但給了口子,單件包裹自用的,價值在800美金以下免稅,800 美金相當于5600人民幣單件。這讓許多中國商品開始化整為零的前進美國。

  這些都代表了產業鏈在大轉型,也代表中國制造的韌性。這也是做的好的回租非標風險可控的原因。業界平均的過案率就30%-50%,這讓租賃公司好整以瑕的找更好的客戶去汱換掉不好的客戶,去尋找在結構轉型的浪潮中的受益方,而不是淘汱方。而這些量大管飽的廠商租賃沒辦法,自己不下場獲客,等著廠商喂食,項目再糟也都只能含淚吃了,你不吃,多著人排隊吃。

  照理來說,直租指定資金用途,買設備擴大產能,風險天然可控,只是可惜的是在內卷之下,原來廠商租賃的風控邏輯被破壞了。詳情請看筆者之前的文章,這里就不多說了。

  但金融租賃再次轉型去中小微非標回租容易嗎? 說難是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難的是體系化設計,難的更是改變量大管飽舊有思維,沉下心去打造競爭壁壘的覺悟。

  中小微怎麼做,監管說的很清楚。人行印發《關于深入開展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提升工程的通知》,加快數字化轉型,打造線上線下、全流程的中小微金融產品體系,建立定價模型。要適時根據小微市場主體資質、經營狀況及貸款方式、期限等因素,及時調整貸款利率水平,形成差異化、精細化利率定價體系,降低市場主體融資成本。

  要自己獲客,要數字化轉型,要全流程產品體系,還要定價模型,種種精細化管理,這一段筆者光用打字的都覺得心累,更何況有些含著金湯匙出身,養尊處優富二代金租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