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一直有人咨詢租賃小哥,想干直租,但是又不知咋干,或者是回租干習慣了,平臺干習慣了,就是不想干直租,于是“開動腦筋”,想著咋把回租“包裝”成直租,問我有啥思路和路徑,我均嗤之以鼻。

  一、回租“包裝”成直租

  他們有如下“包裝”成直租的“思路”:

  一是憑空捏造,找個公司做為賣方,出賣租賃物,直租就形成了。

  這個想法很大膽,也幾乎不可操作,就算能操作下來,合規風險自不必說,本質屬于各種監管嚴禁的虛構貿易場景。資金風險呢?賣方能給你憑空開出13%的稅票,這部分稅負肯定要轉移到承租人那,承租人的成本高到哪里去了?能配合你虛構交易場景且能承擔如此高昂資金成本的承租人是什么樣的承租人?

  二是很多平臺做慣了,平臺有很多應付款,想把平臺的回租干成直租。

  這個想法稍微有些收斂,但是呢,與中央金融政策及剛發布的金規8號文精神相悖(有些有實體產業的平臺且以實體產業做為承租人的除外),金規8號文開篇第一段就是要求金租“找準功能定位,聚焦主責主業,為實體經濟提供特色化、專業化金融服務”,金規8號文加上后面的答記者問"實體經濟"提到10次。

  技術和合規上也有很大障礙,平臺大部分應付款是工程款,或者說大部分或絕大部分屬于非設備,他們一方面是直接想把工程這部分“租賃物”包裝為設備,本質上其實屬于虛構租賃物,隨之而來的就是開給租賃公司的發票稅率由原來的9%(建筑安裝9%,技術服務6%) 也升為13%,稅負自然也會升高,升高的成本一般都會轉移或分擔。

  以上租賃小哥認為都不可取。

  我之前是個平臺控,多篇文章里寫到平臺收益高風險低操作簡單,就是看好平臺,但是近兩年風向變了,風速快了,風感冷了,風往哪里吹,我們就往那邊倒,再不往風吹的方向倒你連倒的機會都沒了。

  二、不作不死

  監管已經很包容了,監管為啥出8號文?

  很大程度上還不是相當一部分尤其個別金租“作的”。別再作了,no zuo no die。

  給了三年過渡期,“大力發展直租業務,力爭在2026年實現年度新增直租業務占比不低于50%的目標”,用的是“力爭”這兩個字。

  同時明確了三類業務可以不納入售后回租業務統計,實事求是認定直租業務,主要包括承租人為小微企業、涉農企業;租賃物為飛機、船舶、車輛;因稅收、補貼、登記等政策對農業機械裝備、機動車等設備資產的購買主體有特殊要求,金租公司形式上采用售后回租模式、實質仍為直租業務的新購設備資產融資等。

  在租賃物合規認定上,“第(六)條規定的設備類資產,包括同一租賃合同項下與設備安裝、使用和處置不可分割的必要的配件、附屬設施,但相關配件、附屬設施價值合計不得超過設備資產價值”。這個“附屬設施”是指啥?大家心照不宣簡直。

  甚至有:“對轄內金融租賃公司執行第(七)條售后回租業務的具體限額進行適當調整,并報告金融監管總局”之條款。

  三、如何應對?

  有這心思和精力,不如想著怎么開發下直租業務或者說根據金規8號文可以不納入回租的業務,這確實需要一段時間。

  一是搭上廠商,這種廠商不僅限于傳統的一些工程機械啊、主機廠啊,其實很多做實體經濟工程類的epc公司或分包商下游客戶都有資金需求,尤其以化工、鋼鐵、電力(含新能源)等重資產行業最為明顯。

  二是根據自己的資源稟賦和風險偏好開適當開拓下不納入售后回租業務統計的領域,小微、飛機、車輛什么的。

  三是有的承租人,已經和供應商簽了買賣合同,但是供應商尚未開發票;或者說已經簽了合同,開了部分發票甚至發票全開了,但是付給供應商的款項尚未付完。這個場景下,承租人、租賃公司、廠商重新簽合同或者補充協議,款項或剩余款項由租賃公司直接付給供應商,這種情況下,很多地方的監管都是認可的,有的叫類直租,有的叫新品回租,實質上資金用途都是購買設備用了。